首頁
> 關于我們 > 企業文化 > 兵工文苑

人民兵工自力更生 仿制九二式步兵炮和炮弹

發布時間:2020-06-03

  1941年1月13日,我軍在侯集與郓城中間的潘溪渡,打了一次巧妙的伏擊戰,全殲了日本鬼子一個小隊,在繳獲的許多戰利品中,特別讓大家高興的是那門九二式步兵炮,雖然炮已不算新了,但在那時能得到這麽一件重武器,應該說是樁喜事。可是隨同這門炮“參軍”的只有六、七發炮彈,要是這幾發炮彈一打光,炮便成了中看不中用的裝備。

  冬天,冀魯豫軍區八分區首長給了所屬修械所和炮彈廠一項任務,試制九二式步兵炮的炮彈。

  相關檔案和《星火燎原》(全集第6冊209頁)記載。當時兵工廠一無機器、二無原料,只能修理槍械和造些手榴彈。步兵炮的炮彈什麽樣許多人還沒有見過。黨支部便發動工人討論,全場一百多名工人,大部分是從部隊挑選來的戰士,覺悟高、勁頭足,他們親身經曆過沒有炮的困難,聽說要造炮彈,情緒特別高,都說“什麽東西都是人造的,過去咱們造的手榴彈啞火,現在不是個個開花兒嗎!”一些老工人卻認爲不是那麽簡單。正好在這時候軍分區曾思玉政委來了,他帶來了軍區首長的指示,一再鼓勵我們動手,還說“白手起家從無到有是兵工的老傳統,只要大家想辦法,困難嚇不倒人,人倒是可以征服困難,你們不但要有勇氣造炮彈,還要有雄心造炮!”這一番話說得大家信心倍增,于是後勤處黨總支決定:炸彈廠繼續生産手榴彈,修械所全力投入試制炮彈的工作。炮彈殼用舊的,彈頭用破軋花機上的灰生鐵回爐,信管裏的雷汞從廢炮彈信管裏挖取。經過無數次試驗,一點點摸索,突破了重重難關,最後終于試制出三發炮彈。

  通訊員送來了信,要到李典莊去試炮。第二天一早,程重遠和趙連成等幾名工人,抱著三發炮彈到達指定地點,只見曾政委和七團長龍世興已經到了,潘溪渡繳獲的那門九二式步兵炮也蹲在那兒。曾政委笑著說:“你們到底把炮彈試制成功了,我看既然走出第一步,將來就會走出第二步、第三步。”試射開始了,目標是對面土坡上那座小廟。“當”的一聲,炮彈飛出去了,陽光下幾十雙眼睛眯縫著看,盯著彈著點,等了半天聽不到爆炸聲,接著叫放第二炮,仍然不見回音,第三發又放出去了,還是沒個聲響。

  問題到底在哪裏呢?引信管卸開,秘密被揭開,原因找到了,原來是撞鐵的滑道太粗糙,彈簧太軟。不到三天,改進工作完成了,還是那個試驗場,還是那個目標。炮彈飛出炮口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小破廟被掀掉了一半兒,工人、炮手幾乎同聲地喊著“炸了!炸了!”從此生産炮彈成了主要任務。由于敵人對根據地封鎖很嚴,造炮彈的各種原料仍靠自己解決,動員民兵去扒敵人的鐵路,把鐵軌擡回來鍛彈頭,到處搜集破銅鑄彈殼。最難解決的是雷汞,幸好八公橋戰鬥搞到僞軍孫良成部一個兵工廠,弄到一本有關軍火生産的小冊子,張所長和老趙等日夜研究,試制雷汞。把敵人扔下的瞎火炸彈卸開,放到財主家蒸酒的大鍋裏蒸,炸藥溶成液體慢慢流出來了。每當敵人的飛機投彈之後,許多人向彈著點奔,炸了的揀碎片,沒炸的擡回來,根據地的群衆聽說瞎火炸彈和彈皮用處大,也動員起來去揀,雷汞、炸藥、鋼鐵就這樣的解決了。開頭每月平均生産十發炮彈,隨著原料增多技術熟練,後來每月能生産三十多發了,以後又集中力量生産八二迫擊炮彈,兩種炮彈最多時達到月産100發。

  由于戰鬥頻繁,從潘溪渡繳的那門炮漸漸的磨損了,于是上級給兵工廠下了新任務:仿造九二式步兵炮。這時兵工廠也發展了,隸屬冀魯豫軍區兵工部領導,條件比過去好多了,說造炮就造炮,先做了個炮筒,給那門老炮“換了裝”,接著就仿造全套的九二式步兵炮。三個月以後一門嶄新的九二式步兵炮出廠了,這炮的炮筒是火車大軸挖成的,座力簧是藍牌鋼打成的,密封甘油是從蓖麻中提煉的……一切都是“自力更生,就地取材”,先後造出了四門炮,它隨我軍轉戰南北,參加攻城奪鎮,立下了赫赫戰功!

  四门炮中的一个“兄弟”,还曾经“站在”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里,他虽然显得粗糙与陈旧,但他令人深思,令人鼓舞,令人骄傲!(刘 左 作者单位:北方科技信息研究所)


關閉窗口
相關鏈接:
人民日報社陝西分社西北兵工調研點揭牌暨“人民兵工精神在陝西”專欄正式上線
江山重工集團:組建民兵應急隊伍,支援襄陽戰“疫”情
百年北机 大批参观者走进这里感受人民兵工精神
夯实东工文化根基 唱响人民兵工精神主旋律东北工业集团各级党组织深入开展“弘扬人民兵工精神”宣传教育月活动